雲崢若玖

寫一篇有溫度的文字,做一個有溫度的人。

不擅長聊天但是會看留言,用力誇我會掉落更新,沒有回應請理解為作者回覆了萬字感謝。

順手送愛心,救救蠢作者。
附帶評論更佳。
自古紅藍出CP,點了愛心請順手加個推薦代替作者散播歡樂散播愛。


歡迎來噗浪QQ找我聊天。
QQ:208885835(沒填驗證不讓過) 噗浪指路:https://www.plurk.com/rinascita1776

是個坑王。

無題。

✘王子殿下任務途中鬼族化✘
✘沒頭沒尾總之是一個奇怪的腦洞✘
✘請相信我對他們是真愛✘
   
   
  「本王子似乎表現的太和善了,才給了你能對我肆意輕視的錯覺。」
   
  休狄的目光沉寂如死水,毫無起伏的聲線平淡,像是在陳述一個再明確不過的事實。
   
   
  「阿斯利安,我的耐心有限。」
   
  男人的手扼住狩人的脖頸,久未飲水的嗓音帶著奇異的沙啞。阿斯利安艱難地呼吸,肺部傳來一股悶脹的疼痛。乾澀的喘息漸重,像一只擱淺的魚。
   
   
  身下的青年面色不自然的潮紅,側頸的血管青紫,微微發漲。男人心中壓抑不住的貪欲妄念在黑暗氣息的鼓動下成倍數瘋狂滋長,放肆躁動。
   
   
  撕碎他、摧毀他,將心底抑積的煩躁全都發洩出來。
  身上每一個細胞都這樣癲狂的叫囂,彷彿唯有通過這個途徑,才能獲得片刻的救贖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 「暴風……」
  無聲吐出話語,僅僅是張口這個動作便耗去了青年大半的力量,窒息的灼燒感讓他幾近暈厥。
   
   
  下一秒,狂風拔地旋起,瞬間劃破了男人的袍服。
  攻擊因為暈眩的緣故有些失準,大半的風刃最後都落到了青年身上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 剎那間,艷色飛濺。
   
   
  男人鬆開了箝制他脖頸的手。
   
  瀕臨窒息絕境突然汲取到空氣,身體內外氣壓的差異促使氧氣瘋狂湧進肺部,刺激他的氣管引起一陣重重的嗆咳。用勁之大,連眼角都漫起了水光。
   
   
  阿斯利安的視野因失血過多而微微發黑,大腦昏沉,一漲一漲地犯疼,但他依舊費力地撐起半個身子。
   
   
  眼前的景物仍然只有隱隱約約的輪廓,模糊的視界裡,他看見休狄的眼角攀上脂粉般的嫣紅淺淺。
   
   
  阿斯利安死死盯著休狄幽晦的雙眸,試圖在混濁的泥淖中尋到熟悉的寒色。
   
   
  忒格泰安在上,哪怕只有一點也好……
   
   
  求求妳。
   
   
  但,他沒能如願。
  
   
       
  休狄垂眸看著掌心沾染的顏色,眸光陰沉莫辨。
   
  狩人方才的攻擊同樣對他造成了重創,然而相較於過去無數次任務的洗煉,這樣的疼痛於他不值一提,但是……
   
   
   
  不夠、不夠,這一切遠遠不足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 空虛感翻滾著嘶吼,他淺色的瞳孔中心溢開濃黑的血色,與生俱來的掠奪欲流淌在四肢百骸,渴求佔有。
   
   
  在那片沸騰的喧囂聲中,只有一道微弱的聲音仍舊傾盡全力般、掙扎著高喊——
   
   
   
  【別傷害他。】
   
   

     
    
  ——無可挽回了。
   
    
  幾乎是絕望地意識到這個事實,阿斯利安無力的閉上眼,原先掙扎著觸上兵器的指尖顫抖著放開,噹啷的聲響在死寂的林間被黑暗無限放大。
   
   
  他雙拳緊握,等候最終宣告判決的刀刃落下,卻遲遲沒感受到疼痛的降臨。
   
  正當他猶疑著睜眼的瞬間,青年耳邊傳來幾不可聞的一聲嘆息。
   
   
  他聽見男人的話裡帶著惱怒的冷意:「我早就警告過,無謂的慈悲遲早會害你喪命。」
   
   
  「休、」
  阿斯利安詫異的睜眸,面前,男人的瞳色前所未有的明亮。他幾乎是驚喜的開口,名字的音節甫出口卻突兀地停擺。
   
   
  他的目光停留在男人胸口,一瞬間蒼白了神色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 貫穿男人胸膛的是狩人早先離手的軍刀,鮮血沿著刀刃流下,溫熱的液體滴答著在身下匯集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 ——握著刀柄的是男人微微泛紫的手。
     
   
  「休狄……?」

评论(1)
热度(20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雲崢若玖 | Powered by LOFTER